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感受温哥华华人圈的“群”聚力:“群领”PK侨领的时代来了

2017-6-9 15:19| 发布者: 海外华人焦点网| 查看: 118| 评论: 0

摘要: 2月27日是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而对不久前因车祸去世的上海移民小陈一家来说,可能是最温暖的时刻。今年大年初一的那个雪夜,从单位驾驶丰田小车回家的小陈,被迎面一辆逆行的皮卡撞飞,最后因伤重不治身亡,留下一对 ...

  2月27日是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而对不久前因车祸去世的上海移民小陈一家来说,可能是最温暖的时刻。今年大年初一的那个雪夜,从单位驾驶丰田小车回家的小陈,被迎面一辆逆行的皮卡撞飞,最后因伤重不治身亡,留下一对不足18个月的双胞胎孩子和他们的母亲小张。

  下着大学,群代表来送善款来了,开门的是张先生

  在这个家庭面临灭顶之灾,而保险救助一时尚未跟上的时候,温哥华的一群上海人发起了募捐。本周一,当捐助者中的三位代表,把他们募集的5600多元善款送到小张的丈人张先生手中的时候,老人一个劲地说:这真是雪中送炭啊!记者了解到,这笔救助款是在温哥华一个叫“阿拉勒嗨上海人”(阿拉勒嗨是上海方言,意思是我们在这里)微信朋友圈中募集的,朋友圈真的有这样的威力吗?

  一呼百应:有难人人伸出手

  据参加了这次募款全过程的Min Luo女士介绍,大年初一,老乡小陈在下班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命丧黄泉,留下了两个孩子和他多病的妻子,而小陈的母亲一个月前刚刚查出患了肺癌……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小陈一家人不幸遭遇在温哥华华人社区反应强烈,群主“一休哥”和咖啡大哥倡议搞群内接龙募捐,一时间大家纷纷响应,短短一小时就有四十人报名表示愿意捐助。

  群的代表来到了小陈家中,和从上海赶来的父母(中)交谈

  Min Luo女士说,不几天,捐款的接龙单就一直排到了 86号。到了截止的2月26日深夜,依旧还有不少群友纷纷慷慨解囊。群友A说她接龙时写了准备捐50加元,到交款的时候准备捐100加元,她希望钱能帮到小老乡。群友B说,她去理发店做头发,理发师听说小陈的遭遇后,让她带一份捐款,表一点心意。还有一位做医生的群友,在信封里放了500元捐款交给了义工。就在他们准备出门给小陈家送善款的时候,又有群内四人捐款,总计捐款额为5650加元……

  记者了解到,在群内募集资金进行救助,并非没有杂音,但是,这个群主以及群内义工们学会了倾听,他们主要是看多数人的意见。同时,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特别注意透明化和自愿性,尽量不给没有参与活动的老乡形成压力。最后,让整个捐助活动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一休哥光头照

  群主一休哥在群内留言:……我们离乡背井,漂泊在外,在举目无亲时,非常需要这样的安慰和帮助,哪怕是一个电话一声问候,都能在最困难时给予我们鼓励和勇气。

  这并非该群第一次举办这个活动,在去年,他们也为坐落在温东的一家儿童听障中心捐助了8000多元,本报当时还做了报道。

  一炮打响:回归本色唤起回忆

  这位叫一休哥的群主本名叫王亦骏,虽然光着头,但是年龄还不到50岁。2015年2月,他成立了一个叫“阿拉勒嗨温哥华”的上海人群,最初的时候只有8个人。记者了解到,温哥华的上海人很多,光以上海人为主的华人社团就有近10个,各种微信交友群当时也已经有了好几个。王亦骏说,他建群的目的非常简单,绝非和任何人别苗头,而是有自己建立微信群的理念,他想认认真真和大家一起替老乡们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微信群运行了19个月后,才满500人。按照温哥华微信群的建群速度这不算快。当500大员额满之后,他就和群里的几位骨干商议办个餐会。虽然活动缺乏新意,但是,王群主的构想却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他认为,群只是个交友服务的平台,要让群去社团化,也就是回归一种本色。

  记者也了解到,目前温哥华华人的社团活动也逐渐流于程式化。以餐会为例,三级政府政府、侨领致辞、大陆驻温哥华的机构讲话是每次活动的基本内容……就餐前没有一个小时下不来,不少新老移民颇有不同想法。另外,很多社团活动由于主办者个人的商业背景,常常被诸多广告和生意讯息覆盖,也有不少参加者颇有微词。

  王群主正是从这个口子入手。接龙报名后,他在列治文一家餐馆订了11桌,明确规定,整个活动不请任何政客、也不邀请任何嘉宾,所有参加者都是主人,大家主要是来乐一乐,有商家愿意捐助礼品欢迎,但是没有额外的“广告时间”。

  据参加了那次聚餐的上海老乡介绍,活动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大家仿佛又回来了校园、回到了孩提时代、回到了兄弟姐妹中间,那么朴实和单纯,那份记忆又回来了……

  一票难求:去社团化引共鸣

  时间来到了2016年的11月,王亦骏群主又要开始准备2017年2月的大聚餐了。有了第一次聚会的影响力垫底,这次聚会的消息一传出,群友们纷纷响应。这回,这个群准备了25桌,足足比前一次增加了一倍。

  记者了解到,王亦骏和他的义工团做事情还挺有章法,他们委任了25个桌长,然后由桌长招募上海老乡,不到一个星期,40块钱的餐券立即就告罄了,而这个时候,离开餐会的举行还有两个多月呢。有位老乡打趣地说,知道的是花钱吃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免费聚餐呢。

  温哥华的各种微信群不下上千,但是办得有凝聚力还是要看群主的水平以及群友的配合。在这方面王亦骏显然思路清晰。他的群有四个守则挺有意思:没有政务功利、不为商业企图、淡化个人作用、消除社团影响。特别是最后一条“消除社团影响”其实就是提倡一种超越社团组织形式的新玩法。他认为,他的这个办群思路,获得了大多数群友的共鸣,他也通过举办活动,让群的凝聚力获得了提升。

  王亦骏说: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有事一呼百应,没事吃吃喝喝。

  记者参加了2月26日在列治文一家餐馆举办的席开25桌的大聚会。没有社区演艺明星、没有政要侨领,无论你是社区知名人士还是行业的翘楚大咖,统统就是一个普通老乡,所有活动都由义工完成,演出也都有群友担纲。

  记者还观察到,群内为本次活动专门设立了财务人员和监督人员,在晚会上当场向参加者“唱票”,把收支情况作了详细介绍。而这一项,常常是一些社团在活动中经常疏忽了的。

  一言难尽:群主PK侨领?

  由于群主承担了部分原来侨领的工作,更由于群主目前在声势上似乎有压过侨领的苗头,这给海外华人社区的生态带来了新的观察点。

  目前,除了一些打鱼摸虾登山下海的专业社团之外,海外新社团主要分成两大类,就其立场而言,大家虽说无宗教无政治,其实都不尽然。一类,其主要负责人大多数都是由投资移民或者生意人担任,他们和大陆的驻外以及原居住地当地政府保持非常好的联系。不少负责人还享受着大陆给予的诸多政治荣誉,有的侨领还通过这些社团振兴自己的生意。还有一类有点反骨,通常意识形态方面和大陆政府不合拍,甚至完全持批评的立场,这类团体在海外虽然人数不多,但实际是存在的。

  温哥华社区观察家注意到,虽然两种类型的侨社都有各自的特点和弱点,但基本构成了社区的生态框架。尽管某些社团常常表示“代表侨社”,但这也是这些团体饱受新老移民诟病的原因。

  有没有第三势力呢?也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另外一股势力呢?微信群群主的出现,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这种第三势力有个鲜明的特点,既不愿意配合任何政府作政治表态或作秀,又不愿意迎合一小撮人自拉自唱的游戏,他们更多的是以加拿大的基本价值观为自己的出发点,一心只想安安稳稳过加拿大的小日子,在观点意识上不愿意被人代表,他们有自己的独立想法,他们更多的是希望以一个新加拿大人的形象出现。

  记者了解到,温哥华目前的“川流不息饭醉集团”、川渝一家亲群、知青朋友群深圳群、欢乐兄妹群、大温江苏人群都具备了这种雏形,而这些群主或许将成为以后“侨领”们的主要竞争对手。

  有分析家指出,以区域或者专业划片、以微信交友群为纽带所组成的新的侨社联盟,正在形成海外华人的第三种势力,而这个势力规模庞大,拥有大量的潜在民意。不过,分析家也指出,由于微信群是以群主的个人魅力为主导,加上有些微信群在壮大后会逐渐会过渡到传统社团的模式,如深圳群,这样就很难进一步凸显“群”的凝聚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焦点网  

GMT+8, 2018-2-22 04:54 , Processed in 0.077176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 2017 版权所有: 海外华人焦点网

爆料电话:7788297086 联系邮箱:changzhouren2@hotmail.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