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写在6月2日黄河边温哥华募款餐会举办之前:守住底线!

2017-6-10 11:51| 发布者: 海外华人焦点网| 查看: 150| 评论: 0

摘要:   一提到募款,老黄我就开始腼腆起来,自给自足多少年了,哪干过这种“众筹”的事情?因此,不顾周围热心人士的一再催促,坚持了好几个月,眼见库存的“弹药”不多了,而战场上的“炮火”依旧隆隆,“军火”消耗巨 ...

  一提到募款,老黄我就开始腼腆起来,自给自足多少年了,哪干过这种“众筹”的事情?因此,不顾周围热心人士的一再催促,坚持了好几个月,眼见库存的“弹药”不多了,而战场上的“炮火”依旧隆隆,“军火”消耗巨大,老黄我这个“独立大队“严重需要补给,所以,举办本次关于司法诉讼的募款晚宴。

  2017年快过去5个月了,这半年老黄一直在“战斗”,整天跑法院、会律师、整理诉讼资料。海内外中文媒体从业30年,没想到自己到了半百之年,居然被两个中老年亿万富豪给死死盯上了,甩都甩不掉。

  他们仗着有钱把老黄我拖进了一场在许多人看来完全是无厘头的司法诉讼。媒体人根据新闻事实给公众人物下点“眼药”,只要事实准确,没有主观恶意或者捏造,有什么官司可打呢?有钱也别光照顾律师呀,拿点出来赞助点公益不是更好嘛。

  大家知道,在北美打官司耗费巨资且时间漫长,有人试图想要老黄这个贫下中移立即扑地扯奋力举起白旗。可是,大家想想,老黄活了50多,尽管一直牢记当年大陆组织上的教诲,坚守在无产阶级的队伍里面永不脱队,虽属于严重上当,但还是留下了一点与生俱来的气节,如果再把这个整丢了,不就一无所有了吗?再说,海外中文媒体人这些年活得那么苦逼媚俗,总还得有几个不怕死的硬骨头六连负隅顽抗吧!

  好多新读者可能不知道老黄我在说什么,我三言两语把事情原委说一下吧。

  2017年那是个冬天,有两位传说中的来自大陆的亿万富豪在温哥华把独立中文媒体人黄河边(高冰尘)一前一后告上了卑诗省高等法院。

  一个富豪来自上海,是上海快鹿集团的前董事长施建祥,他涉嫌超过150亿人民币的金融集资案,目前有十多万苦主满世界找他。

  什么叫公众人物?就是可以坐特首傍边

  去年案发后,施先生于2016年6月底悄悄来到温哥华,只花了几十天,这位有好几个未婚母亲以及多个娃的老单身突然就和从未见过面的一位来自上海的王姓女士结了婚,大有以此意图长期居留之嫌。老黄我出于职业敏感,将此事披露,老施大为光火,认为结婚是他的隐私,他结婚不管别人的事,只是他不小心忘记了自己是公众人物,而且,还他自己说还上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红通”。

  还有一位那名气也是扛扛的,既是亿万富豪,还是“著名”侨领呢!先科普一下什么是侨领吧,就是花100多块找五个人去卑诗省政府注册一个协会,自封主席,其他几位为副主席秘书长等就基本上大功告成了,当然光有这些才成功了一半,你还要和中国有关驻外机构以及如侨办、外办等对接。

  那么,怎么变成著名呢?那就要花点钱反复吹,专捡广大新老移民不喜欢但有些机构喜欢的事儿去吹,吹的频率多了、久了,那就很快著名了。

  受到了大陆政府官员的接见,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潘妙飞先生目前的职务是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的荣誉主席,他在任这个协会一把手的时候曾经吹出的最大牛皮,就是口无遮拦地说这个协会“能够影响BC省20万华人”,你别说,居然也真有大陆一些机构相信。这不是潘先生有勇气吹,这是大陆一些外事机构缺常识。

  潘侨领去年下半年把他嘴里的“哥们”加国总理杜鲁多请到家里“吃鱼丸”,被加拿大主流媒体盯上,老黄我也用自己的公众号跟上了两篇文章,也就只打算写两篇,打打酱油,哪知道这位潘荣誉主席先是一封律师函,紧接着就提出了诉讼,认为老黄我写的4篇文章严重影响了他的光辉形象。光辉吗?这老潘下手真狠,连自己都骗。

  老黄我虽没见过大世面,但也了解一些基本人情世故,本来互请一碗兰州拉面拉瓜一下就搞定的事情,还非要把一个媒体人搞得人仰马翻才能体现侨领自身的光荣正确伟大吗?

  再说,老黄我写的文章每个事实全部来自大陆官方,要告潘先生也得回大陆告地方政府去,和我有啥相干,我不就是据事实闲扯几句嘛。

  潘妙飞本以为这一下就把老黄我给震住了,接下来的剧情基本上就是老黄我灰头土脸赶紧负荆请罪保证永不再犯了,哪知道老黄我也是一根筋呀,而且保持多年。一根筋俗称二愣子,老子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要告,就多给你点素材,接着老黄我又写了六七篇关于潘在大陆拖欠巨额税款、上诚信黑名单、建造烂尾楼引发民怨等事儿。

  于是,潘妙飞开始使出阴招,其家人手下四处散布老黄我“反党反华”、破坏中加关系、丑化侨领形象等“罪行”……最后索性拿出杀手锏,称本人是某某功的资助者以及藏独分子……后来,导致本人的微信公众号被永久封禁……

  老黄我见此情景只能接招,这不是欺负人吗?公众号封了,上面还有赖以谋生的小广告呢,把客户灭了,老黄我吃什么呀?老黄我不怕饿死,怕的是被富人欺负生不如死啊。

  于是,就准备战斗到底,自官司开打之后,生活被搞乱了,经常天还麻麻亮,就有人按门铃送来了对方律师的各类文书,由于要应付各种对方律师创作的诉讼材料,老黄我只能放下不少糊口的文字活应战。

  人权大律师安士里先生

  要说对方律师的工作态度,那个个都很兢兢业业,拿钱干活嘛,理解,多劳多得,中外一样。终于,老黄我这边法律文书的应付没办法撑下去了,毕竟两个官司呢,我只能请加拿大著名人权大律师安士里先生出山,来主控这场和潘妙飞的诉讼,都要费用啊。

  打官司是非常花钱的,预定在10月4日-6日举行的三天庭审就将耗资数万,温哥华一位资深华裔律师称,首先这个官司真的听起来很无聊,潘并不对事实部分提出质疑,只是空说受到了诽谤,如果这类事情要告,每天都可产生成千上万的官司。其次,真的挺费钱的。每项官司都起码要十几万。两个官司那就是天文数字。

  这个钱对于两位亿万富豪来说,可能就是九牛一毛,但对于一个写篇1000字文章只有30块钱收入的海外中文媒体人来说,俨然是个无法想象的数字。老黄我两项诉讼已经为此花费了一万六千多元,你说要码多少字才能赚回啊。随着本月24日潘妙飞律师要求临时增加的一场双方律师的程序性辩论(还在等候法庭批准)即将开始,各种费用将大规模涌来。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应付这些诉讼,老黄我基本上放下了大部分用来谋生的工作时间,一心配合律师和法律顾问应诉。同时,还需支付越来越多的应诉中产生的费用。很多人都劝老黄我算了,但老黄我在这里再次表个态,人在阵地在,陪两位亿万富豪玩一把,绝不让他们两位感到孤独。近期准备把在温哥华需要照料的老母亲暂时送回大陆养老院中半年,集中精力打官司,同时,将在Youtube上开辟视频,以潘妙飞为典型专门揭一揭海外的这些问题侨领究竟给中国政府添了多少乱、坏了多少事,绝不让他们再继续欺骗党中央,欺骗大陆群众(海外新老移民心里早就有数)!

  潘妙飞先生不久前不是四处请马仔散布谣言说黄河边怂了吗?老黄我以实际行动来秀给你看。当然,老黄我也知道并非我一个人在战斗,我感谢所有这段时期以来以各种方式支持我的朋友们。既然选择了不放弃,老黄恳请各位再拉兄弟一把,给点“补给”让我继续坚持下去。

  您可以用以下三种方式提供支持(不愿公布名字或匿名支持请事先说明):

  1. 写支票支持。支票抬头:bing chen gao

  支票邮寄地址:345  WEST 13 AVE  Vancouver  BC 邮编: V5Y  1W2  

  信件收件人:gao bingchen(huanghebian)  (请附上联系电话,以便联系。此地址是专设的募款活动办公地址。联系人:李先生 电话:6047043322)

  也可直接联系亲交黄河边(高冰尘)本人。电话:7788297086

  2. 参加餐会支持。您可参加6月2日晚6点45分在华埠富大海鲜酒家三楼举行的募款餐会。包桌(10人)1000元,单张票价:128元。

  3. 您可捐赠藏品、产品或者服务项目,供募款餐会当场拍卖。

  感谢您的支持!

  联系电话:7788297086  604728978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焦点网  

GMT+8, 2018-2-19 06:15 , Processed in 0.108476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 2017 版权所有: 海外华人焦点网

爆料电话:7788297086 联系邮箱:changzhouren2@hotmail.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