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友情的浓度被重新测试后感动:黄河边的答谢词

2017-6-10 13:52| 发布者: 海外华人焦点网| 查看: 109| 评论: 0

摘要: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经不起推敲,很像个瓷器娃娃。比如我们平时最稀松寻常又特别看重的人与人之间的友情。   那些真正和您互动和共鸣以及在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您身后的人,那将是最让你惊艳或者眼睛一亮 ...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经不起推敲,很像个瓷器娃娃。比如我们平时最稀松寻常又特别看重的人与人之间的友情。

  那些真正和您互动和共鸣以及在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您身后的人,那将是最让你惊艳或者眼睛一亮的生活中的贵人。可是,一个人关键的时候还真不多,所以,我们无法对我们周围的友情进行检视。甚至,也害怕有这样的机会来检视,担心友谊的小船就这样被突然之间倾覆了。

  从去年底被两个亿万富豪追着打所谓的名誉权和隐私权的诉讼之后,我确实有放弃的念头,主要是因为我们海外华文媒体人这个群体太弱了,根本不堪一击,完全不是对手,即便所报道的事实完全准确,即便你写的是完全没有任何恶意的据实评述,但是,对方追着你打的时候,面对天价的诉讼费,还真是只有举白旗一条路可走。很多人就这样屈辱过来的,所以,我说的最后底线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可以很弱,但不能被戏弄。

  晚餐会上来宾在“永不放弃”宣传画上签名,右为义工妹妹

  后来,我仔细盘点了我对两位富豪的所有报道以及评论。发现都在监督这两位公众人物的应有尺度之内,事实都非常准确,特别是对前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执行主席潘妙飞的报道,其素材都来自大陆官方,既没捏造更没造谣。还有不少我认为可能影响其他当事人的相关素材,我都没拿出来呢。

  至于那个上海快鹿集团的前董事长施建祥跑到温哥华来没几十天就仓促结婚的事情,老黄我进行报道完全是一个媒体人的责任,因为在大陆有十几万苦主在全世界寻找他,目前,施建祥已经遭到国际红色通缉,他对老黄我的案子我已经到庭了两次。

  不过,潘妙飞似乎被我揭露诸多问题后,在他的老家浙江似乎依旧红得发紫,上个月他居然还作为全加拿大的所有浙江籍侨领的代表,出席了在浙江省委党校举办的浙江省海外示范侨社侨领的高级研究班。

  富大海鲜酒楼大堂经理杨先生(左)和非著名书法家王震天(中)在晚餐会上

  真是滑了天下之大稽了,越有问题越红,这就是中国大陆官场的真实写照,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这个加拿大唯一的浙江籍示范侨领的代表名额是怎么产生的?老黄我一定会去浙江省委统战部、侨办、侨联去搞清楚。

  我决定和这两个亿万富豪交一把手,还是有很多纠结,因为小女儿尚小,还有八十多岁老母亲需要我照料。脱不开身,也受不了惊吓。对方派人送来的律师的信件,通常早晨7点就来了,起初着实吓了一跳,因为这么早谁突然按门铃?不过,现在习惯了。

  潘幸孩老师在演奏《梁祝》

  当然,最困扰的还是钱。海外媒体人,写一篇千字稿件才30多块,这个报酬经受住了时间的严峻考验,硬是十几年没有变化过。打官司的话,找律师、找翻译、找资料,填表写文,需要很多的费用,许多关心此事的朋友建议我尽快举行筹款活动,我是一直拖,等着对方有什么息事宁人的事儿出现。可是等了快半年,除了对方律师越来越努力积极干工作之外,好像我这边反而变得疲于应付了。

  真的很怕搞募款活动,不到万不得已还真是下不了这个手,最纠结的不是能筹到多少钱,而是,这等于是在测试朋友圈的友情,量化彼此关系的浓度,对于老黄我这样的一个普通的写作者,这其实是一次非常残酷事情,因为生活中有很多东西是不能细细推敲和真实展现的,它只适合默默凝望或者小心轻放,完全经不住拉到阳光下面来烈日暴晒的。

  我最担心的是平素和我曾经来往密切的那些人,他们中的某些人究竟以怎样的方式来面对我的这项活动?

  红舞鞋舞蹈家协会在表演节目

  我们真的需要一种真实世界中的模糊地带来安慰自己,并且也只有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才感到有某种成就感和安全感,可是,一次募款餐会,极有可能把这一切砸得粉碎。

  本来可以含糊的东西变得清晰了,本来完全可以合理抽象的东西变得具象了。原来的你好我好你侬我侬极有可能原来是满目疮痍。原来的志同道合或许只是口炮俱乐部的注册会员。打官司毕竟是一个个人化的东西,别人没义务陪你一起玩,不管你的理由有多么充分。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晓芙为餐会助演

  另外,这与其说是筹款,不如说是老黄我自己这些年在温哥华媒体圈上蹿下跳一直不被一些团体和个人待见,却又好像受到不少吃瓜群众支持的一次大测评。

  所以,当我在5月18日晚,终于把举办募款活动的消息以及募款的账号资料电话等发布之后那个晚上,一直诚惶诚恐,我准备应对这之后的沉默或者许多熟悉人的假装的没看到,我深深理解他们,因为,我自己难道没有这样假装过吗?

  虽然说,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是你需要给别人一个付钱给你的理由,能不能得到他们的呼应,这是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强调三回)难以把握的事情。

  第二天也就是5月19日,奇迹出现了,一大早一位来川渝的女士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和她仅仅只在两次群里面的活动中短暂见过,好像连完整的话也没说过十句,她说从中国带来了些现金,还剩下3000元,就不做现金收入了准备支持我,我想3000元折合成加元有600元,也是笔很大的钱数。心里一阵激动,下午在温哥华找到她的家,她给了一个信封,原来里面装的是整整3000元!!

  紧接着,一位认识多年但从来没怎么来往过的在华埠经营餐馆的女士,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说要赞助我一箱蓝莓醋。我们之间一年就通个一两次电话,没想到当我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她立即伸出援手。那份情谊让我无限温暖。

  还有漆林兄,我们之间只是有一次采访聊了一下,之后很少来往,我收到的第一张支票500元,就是他给的。

  在随后的十几天里面,我一直被这种情感所缠绕。好多半年多一年多没怎么联系的朋友都出现了,而若干平素经常有点来往的人却忽然消失了。最快慰的是,原来,老黄我有许多朋友从来没有远离你,他们就在你的身边,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无比。

  餐会上老朋友又见面了

  我决定默默地等待这次对朋友圈检视,我把最后的结果它交给了上帝,然后,再去反省自己。肯定是因为自己的不足自己疏忽,才让别人也并不在乎你这个非常时期。

  如今,我可以欣慰地告诉自己,这份测试的结果令我无限感动。是朋友们主动伸出的援手,才让我得以有可能把这场诉讼进行到底,同时,这喷发的民意也告诉温哥华某些有了点钱就经常会处于眩晕之中的侨领们,不要动不动就强硬出击,任何事情还是软着陆比较好。

  餐会上江苏老乡中苏州的最多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的朋友究竟在哪里了。他即便在海角天涯都会穿越万水千山来拥抱你,比如,FRANK陈在募款餐会举行的时候,他人在甘肃,他打来了电话,捐助人民币1万元。还有列治文一位来自上海的A女士,她只是家庭主妇,我说一直是的我读者,她决定支持我1000元。之前,我们根本不认识。

  这是老黄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经历,我找到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理解和信任。官司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温哥华华人社区人们需要一种独立的声音。

  不少支持我筹款活动的朋友其实并不完全同意我的立场,但是,他们希望华人社区有独立的声音,希望我们的社区能够更加的健康更加地充满活力和朝气,我们奔走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大陆离休老干部赵先生是餐会上最年长的人,他被戏称为“兵团司令”,又像当年参加中共革命一样拿起了“枪”

  感谢所有在我这一关键时候出现的所有朋友,特别是那些素不相识的朋友,你们是我人生的挚友,之后,我一定会像你们那样去关心身边的人们,我要传递你们的爱心。虽然之后,我们依旧来往不多,甚至从此不再相逢,但我会把你们永远铭记在心里。

  今天早晨我下载了臧天朔的那首歌《朋友》: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焦点网  

GMT+8, 2018-2-19 06:11 , Processed in 0.195369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 2017 版权所有: 海外华人焦点网

爆料电话:7788297086 联系邮箱:changzhouren2@hotmail.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