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扒一扒俺的原告、曾在温哥华"闪婚"的史上最高调金融“骗子”施建祥的真正“隐私” ...

2017-6-20 13:50| 发布者: 海外华人焦点网| 查看: 1673| 评论: 0

摘要: 老黄我华文媒体工作职业生涯的高峰恐怕就是在去年底惹上的两档子官司,有两个“亿万富豪”分别

老黄我华文媒体工作职业生涯的高峰恐怕就是在去年底惹上的两档子官司,有两个“亿万富豪”分别缠上了我,一下子也让我这个苦逼的靠写简单汉字在海外辛苦谋生的人尝了点"老网红"的滋味。

原告中的一个就是目前正在和老黄缠斗中的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会长、加拿大温州同乡总会前会长的潘妙飞。另外一个是目前据信滞留美国的上海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有史上最高调金融“骗子”之称的施建祥。

施建祥曾经有很多荣誉,现在应该查查都是谁给他的

给“骗子”两个字加上引号,是因为作为主嫌的施建祥尚未归案,是不是骗子,最后还是要以中国法庭的审判结果为准,尽管吃瓜群众如老黄我早已经看得非常分明了。

其实,这个史上最高调金融“骗子”的称谓不是老黄我给按的,这是大陆多家媒体给他套上的,而且我个人认为施建祥确实当之无愧。

在去年4月初上海快鹿集团涉嫌欺诈苦主150亿大案发生之后,施建祥虽然手持两国护照合法出入美加等国,但其实一直过着准流亡的生活,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同时又是上百亿金融案的主要涉案人,他的一举一动受到媒体和公众关注本来就合情合理。可是,当他在抵达温哥华不足一月就和一位完全陌生且从东部过来的王姓上海女子闪婚的消息,被老黄我踢曝之后,此人竟然和我打起了“侵犯隐私”的官司。

在温哥华闪婚摆酒都是公共场合进行的

当时,老黄我是一百个想不通。按照常理,一个巨案缠身之人似乎不会因为自己的这点“私事”被曝光过分在意,因为他创意的整个婚礼都是在公开场合举行的,加上施又曾混迹娱乐圈,对公众人物被媒体盯上完全有临场经验,怎么会在准流亡的路上,和媒体人打“隐私”官司呢?

无助的快鹿案的苦主们,受害人大都是工薪群众

况且,施的隐私权难道比快鹿苦主的财产权更重要吗?难道比维护加国移民制度不被人滥用的原则更重要吗?后来老黄我想通了,原来,老黄我碰到了史上最高调的金融“骗子”。

施建祥聘请洋人律师发来的诉状洋洋洒洒

老黄我为了这个“隐私案”,被施建祥聘请的洋人律师折腾得够呛,有的时候天不亮就来按门铃送达相关对方律师文书,有的时候晚上伸手不见五指,雇来的跑腿的还守在老黄我的家门口等着我回来致送同样的东西。

今年2月初,此案开庭过一次,施建祥的代理律师带着助理,拖着一只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反正感觉是满满沉沉的几十斤重的牛皮皮箱,大睛天手执一把洋伞,那阵仗还是挺有点让人莞尔的。开庭的时候,从皮箱中搬出一大叠足有半尺高的文件,吓死宝宝了,老黄我手里仅仅只有一张纸,还是餐馆里问服务员要的。

老黄我真搞不清楚,一个公众人物、“红色通缉人员”的隐私究竟包含哪些?不过,在老黄我看来,施建祥还真有“隐私”。这是一段已经被岁月尘封、也是施建祥永远不愿意被人知道的“痛史”,扒一扒施建祥这个老底,也是替20万快鹿苦主出口恶气。

曾被评为“上海慈善之星”

施建祥在上海曾经是个有28个头衔(其中不少是假的)的政商红人,其中以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国致公党上海市委委员、上海市文化发展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长宁区文联副主席等一大溜准官方职务最为显耀,而且应该都是真的。

人们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政商两栖混得风生水起的人,居然会和“流氓罪”扯在一起。

施总是喜欢显摆和上海官方的良好关系

让我们把时间前移到25年前,那时候的施建祥还是个28岁的青年,住在上海宝山区长宁乡。1992年3月24日,施建祥因为流氓罪被上海市卢湾区公安局收容审查,同年6月22日被逮捕。

当年施建祥的照片

老黄我的手头有份1994年“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编号为(1994)卢刑初字第77号。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为严明国法,维护社会治安管理秩序,保障公民人身权利不受侵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60条第一款、第22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人施建祥犯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施的另一个同伙被判二年六个月。

施建祥在监狱里似乎混得还不错,没有坐满整个刑期,提前了几个月刑满释放。老黄我的手头另有一份“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编号为:(1995)卢刑执字第2号,上面有相关的记录。称施建祥在狱中“认罪伏法、遵守监规、服从管教、协助管教人员维护监房秩序、规劝同监犯人坦白交代”,还称其在1994年被评为“监所劳改积极分子”。

施建祥的“隐私”还不止这些,老黄我再说一段“涉黄隐私”。

10年前的2007年,上海发生一起“假冒处女卖淫案”,有两个来自重庆的男女,唆使一名叶姓未满18岁少女冒充“处女”。四处招揽嫖客,在这个案件的起诉书中,老黄我居然又看到了施建祥的名字。

老黄我的手头有份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编号是“沪嘉检刑诉【2007】第63号”。

在这份起诉书中,列出了四个嫖客的陈述,打头第一位就是施建祥。根据起诉书中施的陈述,2006年8月某日,施手机接到处女找嫖的信息,施即与对方联系,在上海天山路600弄内某号,同自称处女的叶某某进行了卖淫嫖娼活动,支付嫖资10000元。

而2006年彼时的施建祥刚开始发迹,据说获得了“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奖。现在想想,施先生的生活内容真是太狗血了,嫖客和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之间,实在很难找到结合点!当然,谁都难免犯错误,但是,不做坑蒙拐骗的违法事,这是做一个正直人、名人、善人的底线。

今天扒一扒施的两段“涉黄以及流氓史”,那才真正算得上是施本人过去一直最为看重的“隐私”,但是出来混总要还的,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最终还是要向中国的司法低头。无论你过去把自己装扮得多么道貌岸然,底裤一扒,立即痔疮拖地。

施建祥也算是老黄我的原告,尽管最近两个月好象很低调,连一向拿了钱玩命工作的他聘的律师也好象怠工了。

顺便向原告施先生喊喊话,读了夲文后可以赶紧请律师再修改、增加起诉状内容,老黄我沏上一杯乌龙茶,等着某天早晨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某律师楼委派的人高马大的洋壮汉来按门铃送文书呢。

最后,衷心感谢多位中国各地快鹿案的苦主,对老黄我筹集与两位“亿万富豪”打官司应诉资金活动的大力支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焦点网  

GMT+8, 2018-2-22 05:04 , Processed in 0.042067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 2017 版权所有: 海外华人焦点网

爆料电话:7788297086 联系邮箱:changzhouren2@hotmail.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