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今天父亲节:在温哥华的父亲和孩子们有话要说

2017-6-20 13:54| 发布者: 海外华人焦点网| 查看: 140| 评论: 0

摘要: 在诸多的节日中,父亲节恐怕是最陌生的节日。

在诸多的节日中,父亲节恐怕是最陌生的节日。因为在家庭地位中,在维系亲情方面,父亲较之于母亲往往处在较次要的位置,还由于父亲节作为一个节日固定下来的时间还很短。在父亲节即将来到的时候,记者饶有兴趣地请几位新移民聊聊关于父亲节这个话题。

我的父亲是一位抗日远征军

Patrick蔡(来自湖南益阳,移民17年,从事留学移民并经营建筑装修水电公司)

我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已过世十几年了,他曾经是一位抗日远征军的老战士,但一直湮没在人群中,甚至很少提及他从军8年的往事,他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农民。

父亲是民国12年出生的,快五十岁的时候才生了我,也算是晚年得子吧。16岁那年,他加入了抗日远征军,部队先在常德集合然后连续行军经广西云南到缅甸越南,后来日本投降后,他的部队又开拔到了东北。国共内战期间,他的部队被解放军收编,于是,他又随大军南下,后来回了家乡,从军八年九死一生算是捡了一条性命,从此娶妻生子当起了一介农民。很多年后父亲回忆起当年多少次炮弹在身边爆炸血肉横飞而他却能安然无恙,他坚信是奶奶烧香拜佛的结果。

记得父亲身体一直都很好一直到我高中那年,得了一场大病从此卧床不起十年有余。父亲是个勤快的庄稼人,自家的庄稼地总是有各种杂粮和蔬菜, 自家吃不完年年有余送邻居亲戚朋友。菜园里菜畦和旁边的瓜架父亲总是收拾得井井有条,邻居朋友都很羡慕称赞不已。

父亲每天起得早、收得晚,是个快乐的庄稼人。父亲劳动时,我经常是个小帮手,重活父亲都不让我干说我干不了,其实他指望我好好读书将来不用在土里刨食。

父亲在感情上是个粗线条,不是很善于和人沟通,他对孩子基本上也没有特别的宠爱也没有特别的严厉。记得最生气的一次也就是打我一下屁股。有一次我顽皮惹母亲生气她顺手拿起她手里的一个竹筒往我脑袋敲了一下,出了血,父亲立即心疼地埋怨母亲“没轻没重”。

我与父亲交流不多,青春期还有点小叛逆。抽烟是父亲唯一的你嗜好,劳动间隙休息来根烟饭后来根烟是他最大的享受,父亲过世后我想起来父亲生前我居然没有亲手给他买过一条烟。我出来多年一直也没有机会接父亲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留下很多遗憾。

如今,我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我才发现自己有很多地方很象我的父亲,特别是忠厚和善良。有时候,我在想,以我父亲的性格,他的勤劳和聪明,他最应该来加拿大。不管作为一个抗日老兵,还是一个普通农民,他其实并没有被他奉献的那块热土认真地对待过,但他没有任何怨言,他是打败日寇的一名光荣战士,最终他并没得到他应得的荣誉,他能够释怀,而我却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缺憾。

来温哥华过第一个父亲节的计划

陈德曦(来自江苏徐州,2017年移民,小学生)

我来温哥华快五个月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看着日历,因为马上就要到一个特殊的节日父亲节了。

从我记事起,我每年都要给爸爸亲手做一个礼物,妈妈说了,不能用存钱罐里的硬币给爸爸买礼物,只有自己动手做的才有意义。很巧的是,我们幼儿园的老师也告诉我们大家:快要到父亲节啦,小朋友们每个人都要开动脑筋,给爸爸做礼物。于是,同学们纷纷动起手来,有的画画,有的折纸,还有的捏橡皮泥,而我呢,每次都要制作一张精美的贺卡,封面画上爸爸的样子,又高又帅,旁边再画上美丽的妈妈,中间一定要画上我自己,正拉着爸爸妈妈的手,大家笑得好开心呀。然后,在贺卡里面写上祝福的话。比如:祝爸爸父亲节快乐,带我去吃麦当劳。又比如:和爸爸去儿童乐园庆祝父亲节吧。每次爸爸下班回家,收到我亲手做的贺卡的时候,都特别开心,然后就会叫上我和妈妈说:好的,我们现在就去吃麦当劳。于是,每一个父亲节我都特别开心,又有好吃的,还有好玩的。

后来我上了小学,每年过父亲节的时候,我都要亲手做一张贺卡,但是却不能当面交给爸爸,因为他去加拿大工作了,一走就是两三年,我只能在家里和爸爸视频聊天的时候祝他父亲节快乐,给他看我自己做的贺卡。看到爸爸开心的样子,我也很开心,但是再也没有麦当劳吃甜筒冰激凌以及在儿童乐园荡秋千的场景了。父亲节对我来说好像没有那么值得期待了。

现在我又和爸爸住在一起了,我当然要给爸爸亲手做一张贺卡啦,这一次,我不光要在上面画上爸爸妈妈和我,还要画上加拿大的蓝天白云,我觉得这里的空气好清新啊,天空是那么的蓝,云朵是那么的白,就是好像一直在下雨。不过爸爸说了,这里的雨水很清澈,喜欢的话可以伸舌头尝一尝,我还是有点害怕,还没敢尝。我还要在贺卡上画上枫叶,还有温哥华的海鸥,再试着画一只海狸。我还要用在学校里老师发给我们的小贴画装饰一下贺卡,把它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在里面写上:父亲节快乐!希望和爸爸一起吃汉堡、薯条、鸡块和甜筒冰激凌来庆祝。

我的父亲以及作为父亲的我

丁应祥(来自江苏,2000年移民,经营酒业)

我的父亲是一个手艺人,少言寡语,文化不高,但对自己的活计细心琢磨,所以做出的东西外观漂亮、结实耐用,在当地颇有名气。

政府公私合营、工商改造后,自家的店面被收缴了,父亲进了工厂。因为子女较多,生活艰难,父亲不得不在工作之余利用自己的手艺做点私活,挣点额外的钱贴补家用。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很多生活费用、结婚办事的费用都是父亲苦挣出来的。

记得父亲总是起早贪黑,尽量屏声息气地干活,客人来取货时也尽量小心翼翼,生怕动静过大被人发现,成为要割除的资本主义尾巴。现在想来,父亲这一辈人真是悲苦,自己不偷不抢,凭苦力和手艺挣钱养家,却不得不像小偷一样偷

偷摸摸!好在邻居都是善良人家,从来没有去举报,父亲干私活没有被抓过。后来政策放松了,父亲总算可以心情轻松地干活挣钱。

我从小喜欢动手,父亲的手艺我从来没有专门学过,但喜欢在他工余时上去东摸西凑,所以对这门手艺也掌握了十之七八。这也是我手脚灵活,至今仍喜欢做手工活的原因。由此联想到,所谓家传,耳闻目染之下,只要孩子感兴趣,总是比其他人家的孩子要学得快一些、容易一些。现在常见的当官的父母生出当官的子女,也是可以理解的现象。

对父亲记忆尤深的另外一个细节是,在我小时候尚不会自己洗脸的时候,有时候父亲会帮我洗脸。当父亲用手粘上水帮我擦脸时,我特别喜欢他手上那股香烟味与温水混合以后的味道,感觉特别好闻,至今依然能够记得那种特别的香味。这也许是我喜欢香烟、抽烟较早、而且至今仍在抽烟的原因之一。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读了研究生,去南京一家高校做了老师。当时工资不高,工作时间不长,结婚时仍要父母资助,按现在的说法仍属于啃老一族。作为家里的老小,到父亲过世时,未能尽孝几年,想来一直惭愧不已!

直到自己在南京鼓楼医院产房外见到出生时就带着一头长长黑发的女儿时,自己也不知不觉地做了父亲!

2000年全家来到加拿大之后,时间过得真快啊。等到前两年女儿在父亲节送我礼物时,我开始真正感受到自己是一个父拉美亲了!

源于母亲家族的传统、自己农业化学的教育背景、以及对酿酒的爱好,我们于2014年成立了雪雁酿造公司,采用北美和加拿大的原料,在温哥华酿造中国风格的米酒、白酒、蜂蜜酒等。女儿知道我爱酿酒、爱尝酒,每次旅行回来都会为我带上一瓶美酒作为礼物。但愿我们雪雁酿造的多款美酒能够成为儿子、女儿们献给自己父亲的一份心意!

我在中国看“父亲节现象”

Terry邓(来自北京,移民8年,资深IT业人士)

我眼下在中国大陆,今年是铁定回不来过父亲节了。但我可以在观察这个“父亲节现象”。

作家连岳有篇文章《等爸爸死掉》,中国社科院的学者于建嵘有篇《我的父亲是个流氓》,百度有个贴吧的名字就叫“等爸爸死掉吧”,“豆瓣”网上还有个拥有十多万成员的网络讨论组“父母皆祸害讨论群”,搞不明白,为啥有人会盼着爸爸早点儿死呢?

在中国的伦理里,多数人甚至无法逃离父亲的权威,不能和父亲辩论。偏见将与父亲一样长寿。偏见的父亲,固执的父亲,他同时是一个慈爱的父亲,无私的父亲,善良的父亲。就算他是一无是处的父亲,我们的身上也有他的基因,也有天然的联系。在这个父亲节里,我自己作为一个社会问题的观察者,同时,也是一个父亲,内心充满了无限感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焦点网  

GMT+8, 2018-2-22 05:01 , Processed in 0.071808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 2017 版权所有: 海外华人焦点网

爆料电话:7788297086 联系邮箱:changzhouren2@hotmail.com

返回顶部